银河澳门官网

Industry Trends HOME > 行业动态

怎样做好图书装帧设计,让读者为美买单?

Date:2020-06-04 Author:zongbianshi

商务君按:图书装帧设计是一项重要工作,但设计师似乎都羞于或不擅于与同仁们分享自己的设计理念和设计思路。中国社会科学出版社美术编辑郭蕾蕾曾代表中国艺术家参展第66届法兰克福书展,是法兰克福书展历史上第一位也是唯一一位参展的中国艺术家,她对于图书装帧设计有怎样的理解呢?

在图书装帧设计工作上,除了完成规定的丛书、套书设计之外,我还希望自己能立足于每一本书的装帧设计与材料应用,精心思考,并在成书被印刷出来后积极与编辑沟通,总结设计上的遗憾与改进的可能性,通过一遍又一遍的设计、校样、印刷、反馈与总结,不断积累更多的实践经验与知识。

2019年,我参与装帧设计的图书有“人大哲学文丛”、“性别批判丛书”、《一个人的风》、《陕北民间艺术的文化生态》、《陆游文研究》、《清代江南乡村塾师与地方社会》、《20世纪英美科学左派研究》等。

1e8281f302255c40920d727368bdc0b.jpg3c491db49c361fbb22cf1bf64b797e1.jpg

3f346d3012a7e0f06c152c32fc890e0.jpg611a399fb94cbf5757196e8a40ec723.jpg

fd3ac094f75ba76c6a16e1536db6938.jpgf27ff6de2277b7ebf098ab116a48c76.jpg

图书装帧设计工作,要依据不同的题材,在编辑与作者的设计期望和要求的基础上,积极与编辑、作者进行沟通,从组稿阶段就参与设定图书的风格与样式,并且在图书开本、装帧形式、版式设计、选用纸张与工艺方面,基于最切合实际的成本估算,尽量完善符合主题内容的书籍整体设计,并参与部分图书的正文版式、目录页、篇章页与插图折页的设计。

另外,还要在后期印刷时,对设计稿件的细节,通过印前打样,反复订正,校验颜色与承印效果。

设计师与编辑和作者要做好前期沟通

在实际工作中,我深切体会到与编辑和作者交流沟通的重要性。每每遇到编辑对图书设计提出要求时,我最怕听到“稳重、大方”这样的词汇。其实“个性”才是书的生命,有想法的编辑能够挖掘其中的亮点,设计师也同样如此。

与一些编辑进行前期设计沟通时,我往往会建议编辑提供一些有关书稿的详细信息或关键词。因为编辑是对内容最熟悉的第一读者,从他们给出的概述中总会有启发设计灵感的火花冒出。

在此基础上再进行大胆设计,并从编辑和作者的反馈中调整自己的思维方式。时间一长,就能够按照编辑、作者的逻辑去思考装帧设计,合作起来就比较顺畅了。

把设计稿交给编辑时,我会写一份设计说明,例如《陕北民间艺术的文化生态》,在封面设计说明中,我写道:“这本书的设计在颜色搭配上反复更改,最后使用了陕北民俗画中的颜色元素,主基调为蓝色和剪纸红,搭配黄色,这里的‘陕北’二字准备用烫金工艺。另外,在选择封面图案元素上挑选了很久,最后还是觉得剪纸最最突出陕北的地域特色,有时候元素太全了,反而没有了特点。纸张建议用一种比较有品质感的纸张。”这本书插图比较多,我和编辑商量增添了一个折页设计,并在折页设计中添加了每张图片的文字说明。

1.jpg

2.jpg

3.jpg

扉页设计也是书籍装帧设计的一部分

我发现当下的扉页设计存在一些问题,大部分出版社往往是扉页等同于封面设计,甚至直接将封面的黑白版本用作扉页。

这样做的确省时省力,但扉页的真正作用是做好封面与内文之间的过渡,应起到喘息与停顿的作用,类似于中国画中“留白”的意境。

4.jpg5.jpg

6.jpg7.jpg

8.jpg9.jpg

左图是正封,右图是扉页

在书籍设计中,留白也是阅读体验中必不可少的一部分。每个人都觉得封面很重要,几乎和主体内容或图片一样重要,因为如果封面没有吸引力,人们根本不会注意到这本书。

但封面和正文之间的那几页常常被忽略,如果设计得好,也许会得到一些评论,但大多数情况是:它们只是读者翻到正文之前不得不面对的几页。其实不然,这几页对于引导正文阅读能够起到非常重要的作用。

当读者打开一本书时,它们应最先表示欢迎,带领、鼓励读者继续读下去,以及告诉读者如何阅读这本书,应该从什么地方读起。

基于这些思考,我在设计工作中着重尝试将扉页设计做得不一样些。

首先,在纸张的选择上,尽量在不过量增加成本的基础上,选择与封面和内文能够衔接上的特种纸张,适当降低纸张克重,这样从触感与视觉上能够起到承前启后的过渡和停顿意象,不至于将封面与内文割裂开来。

其次,根据不同题材的书籍与编辑、作者的设计期望,对环衬、扉页进行符合封面设计风格但不完全等同于封面的设计。例如,《陆游文研究》这本书,在扉页设计上运用了描图纸的特性,并将陆游的人物画像印刷在环衬上,既凸显了主题,视觉上又不会显得太过突兀。

11.jpg

书名:《陆游文研究》
作者:倪海权出版社:中国社会科学出版社

出版时间:2018年08月 

12.jpg

13.jpg

书籍设计是一项整体性工作

目前,大多数出版社的美术编辑只单纯负责封面设计工作,内文版式设计则交给排版公司,这样其实很容易造成封面与内文设计的脱节。

书籍装帧设计是一项具有整体性特征的工作。封面和正文应该是和谐统一的,共同产生生产力和创造力。编辑和设计师从选题策划开始就应该在一起工作,设计师也要参与内容的架构设计。

只有这样,编辑才能有设计师的思路,设计师才会有编辑的工作方法,而不是简单的文字与图片、版式的组合。

2019年8月,我接到一份书稿——《在场与守望》(出版时更名为《一个人的风》)的设计工作。设计前,我仔细读完了全书,其中一些富有哲学内涵的“短语”式文字,以幽默的小段子,写出了对生活的种种感悟。

3a1d04c4d62410db687d501bcc7d4ce.jpg

读完后,我便和责编沟通这本书的设计工作,我当时提出,要对这本书做整体设计,即从开本到装帧形式再到内文版式的每一个细节都由我来设计。

因为这本书是一本散文集,我在内文版式的设计上,舍弃了社里硬性要求的版式模板,将内文版式做了下沉式设计,只出现页码,去掉了承载篇章等信息的页眉,在阅读时更凸显文字,也还给读者一个安静的文本阅读空间。

而在篇章页的设计上,我将作者妻子的画作局部放大后作为篇章页的主插图,这一设计也得到了作者的认可。

14.jpg

《一个人的风》篇章页

15.png

《一个人的风》内页

封面设计方面,以黑白灰为主色调,选择了作者的一张侧面肖像照作为主图,搭配较为飘逸灵动的书名字体,既符合散文集这种题材给人的感觉,又显得比较有质感。

著名书籍设计师吕敬人曾经说过:“书不仅需要有一件‘漂亮’的外衣,还需要有内在力量的投入,文本叙述的丰满,从而带来阅读的动力。设计要有温度,还要有概念与创意,设计者要专一、讲细节、重态度。设计不能谈‘价’,不顾‘值’,要物有所值,‘值’不仅是指成本,更重要的是心力的付出,这才对得起这份工作,书才能传世后代,并体现其真正的价值。”

作为一名书籍设计者,我们更应找准定位,积极参与图书策划;及时更新设计理念,了解新的技术信息,掌握新的材料运用;具有更宽的知识面、更多元的视野、更全面的实践经验,对各种纸材、印艺能游刃有余的进行选择和实际运用,在节约成本的前提下,争取设计、生产出更具思考和创意、更符合市场需求的产品。

利用精心设计的信息说服读者购买,是每一个专业书籍设计师的必修课。只有深入了解读者的购买心理与行为,才能设计出既具有审美价值,又让读者喜爱的图书。

Baidu
sogou